电话:   18931188523   18632197808    张老师   时老师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西柏坡镇迎宾路24号   冀ICP备19004469号-1 

最新推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西柏坡红色教育;党性教育;干部培训学习;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www.hsxbp.cn/www.红色西柏坡.中国-西柏坡红景红色文化教育中心位于“革命圣地”——西柏坡,中心积极开展西柏坡红色教育、党性教育、党员培训教育等系专业化的红色教育服务 © 2019 平山县红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违法举报请联系我们

 

一键分享

>
>
>
中央妇委在西柏坡的日子里

中央妇委在西柏坡的日子里

作者:
来源:
中共河北历史网
发布时间:
2018/09/07
【摘要】:
60年前,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从西柏坡走进北京城,建立了新中国。同是60年前,作为中央直属机关的中央妇委也从西柏坡走进北京城,召开了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诞生。
    60年前,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从西柏坡走进北京城,建立了新中国。同是60年前,作为中央直属机关的中央妇委也从西柏坡走进北京城,召开了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诞生。伟大的历程,辉煌的历史,西柏坡孕育了新中国的妇女组织,是中国妇女运动史上的里程碑。西柏坡时期,中央妇委组织妇女发展生产、积极支前、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重要贡献。值此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撰此文以志纪念。
 
  从延安来到西柏坡
 
  自1946年7月至1947年2月,人民解放军经过八个月的英勇奋战,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蒋介石被迫调整战略部署,由全面进攻变为重点进攻我陕北解放区和山东解放区。特别是延安作为中共中央的驻地和大后方,成为敌人的重点进攻地区。中共中央获悉敌人进攻的情报后,一面要求部队“必须用坚决战斗精神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同时将延安的党政军机关和群众紧急疏散。
 
  1947年3月16日,邓颖超、康克清带领党中央机关五六十人的家属队,离开延安,经过长途跋涉,到达山西省临县三交镇。
 
  1947年3月29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清涧县枣林沟举行了会议。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组成中央前敌委员会,率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组成以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央工作委员会,率部分中央机关前往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已到晋西北的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照前议一部去太行,一部就地疏散。”随着形势的发展,4月11日,中共中央决定中央和军委机关大部分工作人员暂时驻在晋西北,组成以叶剑英为书记、杨尚昆为后方支队司令员的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进到山西临县地区,统筹后方工作。中央妇委即为中央后委所属单位,代理书记邓颖超担任了后方工作委员会常委。
 
  1948年1月20日,中央后委接到周恩来和任弼时的电报:中央后委的迁移,按计划在3月中旬开始行动。于是,中央后委即在早春着手第二次“大搬家”。1月下旬,二局、三局400多人的先遣队携带必需的通讯器材从三交镇先行,接着第二批人员520多人又携带部分物资出发。
 
  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离开陕北东渡黄河。24日到达后委驻地三交镇双塔村。第二天,中央前委和中央后委的最后一批人员向西柏坡开进。4月13日,他们来到阜平县城南庄,住在晋察冀军区的院里。此时,邓颖超和工作组结束了土改工作,离开细沟村到阜平县城南庄,参加任弼时在城南庄召开的部分县委、区委书记土改和整党座谈会,4月23日和周恩来一起到达西柏坡。
 
  召开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
 
  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时期,中央妇委机关住在离西柏坡只有一里的东柏坡村,当时中央妇委书记蔡畅在东北解放区工作,由副书记邓颖超担任中央妇委代理书记。中央妇委对外称工校“女生部”。
 
  西柏坡时期,中共中央非常重视妇女工作。1948年5月1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目前妇女工作的指示》,指出:“妇女在解放区的地位一天天重要,成为各项运动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因此发动广大妇女群众参加土改、支前、生产、管理政权等工作,是重要的而且是必要的。”“各级党的领导机关应设妇女工作的专门部门。”“党委应将妇女工作列入议程,定时讨论检查,改善对妇女工作干部的政治待遇,党应选派最好的女干部做妇女工作。”
 
  随着解放区的扩大,妇女工作也逐渐统一集中。1948年5月,分散在各解放区参加土地改革的中央妇委同志陆续归来了。25日,邓颖超主持召开中央妇委会议,会上,她系统地谈了中央妇委的性质、作用、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等加强中央妇委建设的重要意见,很快健全了中央妇委的机构班子。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多次和中央妇委负责人邓颖超、帅孟奇、罗琼等人谈话,指出,今后妇女工作不仅限于农村,要学会做城市妇女和民主党派中的妇女工作。
 
  1948年9月,人民解放战争已取得节节胜利。9月8日至13日,党中央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会议。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写的《中共中央关于九月会议的通知》中提出:“明年上半年,将召开全国妇女代表大会,成立全国民主妇女联合大会。”
 
  全国解放在即,中国共产党在做着各方面的准备。为准备新政协会议的召开,中共中央决定在西柏坡召开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并筹备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48年9月20日至10月6日,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了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华北、华中、西北、山东、华南等解放区的妇女干部85人,还有中央直属机关80多名男女干部列席。
 
  党中央很重视这次会议,中央书记处讨论了妇女工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出席了大会,并做了重要讲话。
 
  会议对抗日战争以来特别是土改以来的解放区妇女工作做了总结,确定了今后解放区妇女工作的方针、任务、组织形式。会议提出了加强与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的联系,准备召开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
 
  积极筹备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结束后不久,10月24日,邓颖超执笔向党中央写了书面报告,报告了中央妇委的工作情况和准备改进妇委的全部工作。第二天,毛泽东在报告上批示:“邓颖超同志:已阅。即照你的意见办理。毛泽东。十月二十五日”
 
  中共中央妇委将会议精神写成了《目前解放区妇女工作方针与任务的建议》,经党中央审阅修改,12月30日发出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目前解放区农村妇女工作的决定》(即“四八决定”)向全党全社会公布。
 
  1948年12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召开全国妇女代表大会准备事项的通知》。《通知》对会议召开的时间、代表总名额、名额分配、代表产生办法、议程等作了明确的规定。《通知》发出后,得到各个解放区妇女联合会和国民党统治区进步妇女团体的热烈响应。
 
  1949年初,国民党统治区的一些妇女界知名人士李德全、许广平、沈兹久、曹孟君、刘清扬等,还有女工代表汤桂芬、女学生代表张毓芬、著名记者杨刚等,陆续来到解放区,住在离西柏坡不远的李家庄。解放区和国统区的妇女界代表终于会师了。1月17日,邓颖超到李家庄看望从国统区来的爱国民主妇女,还特别慰问了1948年9月1日在回国途中轮船上遇难的冯玉祥将军的夫人李德全,并向她们介绍了解放区的妇女工作。
 
  1949年1月12日,中国妇女第一次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在西柏坡成立,委员73人。常务委员有:田秀娟、白茜、李德全、李培芝、沈兹久、吴仲廉、周颖、孙文淑、孙以瑾、康克清、康若愚、杨之华、许广平、张琴秋、张毓芬、区梦觉、汤桂芬、帅孟奇、赵烽、邓颖超、蔡畅、罗琼22人。选出蔡畅为主任,邓颖超、李德全为副主任,张琴秋为秘书长,孙文淑、曾宪植为副秘书长。参加筹备工作的干部,还有赵世兰、王汝琪、黄甘英、柳勉之、董边、朱旦华、陈楚平、邓戈明、陈维清、李琼、杨蕴、戚云、蔡阿松、康凌等。当时蔡畅在东北工作,由邓颖超代理她的工作。
 
  为了使各地了解和研究中国妇女运动,筹备会编写了《妇女丛书》10册,包括《中国解放区妇女运动文献》、《中国解放区翻身运动素描》、《中国解放区农村妇女生产运动》、《中国解放区妇女参战运动》、《新社会的新女工》、《中国解放区的儿童生活》、《国民党统治区民主妇女运动》、《国际民主妇女运动文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妇女解放运动》、《中国解放区的南丁格尔们》,全面介绍了中国解放区和国统区民主妇女光辉及丰富的斗争经验。
 
  1949年3月2日,蔡畅由东北沈阳回到西柏坡,出席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
 
  3月7日,中央直属机关在西柏坡举行了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大会。中央妇委主席蔡畅在会上讲了话。她回顾了中国革命走过的28年曲折路程,还着重讲了解放区妇女为夺取革命胜利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最后蔡畅号召解放区妇女“继续努力生产支前,把胜利的旗帜插遍全中国”。号召中央直属机关全体女同志要“努力学习,提高工作效率,克服拖沓作风;积极钻研业务,精通业务,准备进城,迎接新的任务”。
 
  3月13日,会议结束后,蔡畅回到中央妇委驻地东柏坡,与中央妇委同志一起积极投入到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中。
 
  3月17日,蔡畅、邓颖超和中央妇委的同志们一起离开西柏坡和东柏坡,乘火车向北平进发,准备到北平召开中国妇女空前的盛会。
 
  3月24日下午,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平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出席会议的有来自解放区、国统区、边疆各省和海外各地的妇女代表共计467人。这是中国妇女有史以来第一次全国规模的盛大会议。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为大会写了题词,董必武代表中共中央向大会致贺词。大会最后选举产生了中国妇女统一组织的领导机构——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何香凝被推选为名誉主席,蔡畅当选为主席,邓颖超、李德全、许广平为副主席。各族各界妇女在中
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团结。
 
  参加国际民主妇联第二次代表大会
 
  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时期,中国解放区妇女运动加强了同国际民主妇联的直接联系与活动,提高了中国妇女在国际上的威望。
 
  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是1945年11月在法国巴黎成立的。同年接纳中国解放区妇女联合会筹委会为正式成员,并推选蔡畅、邓颖超为理事。但是在被邀请参加国际民主妇联第一次代表大会的过程中,邓颖超却遭到了国民党政府的一再阻挠,终未成行,但却在政治上打赢了一仗,得到了各解放区的妇联和国民党统治区的广大妇女的纷纷声援。蔡畅克服了重重困难,并利用了东北解放区的有利条件,终于实现了欧洲之行。在国际民主妇联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蔡畅作为中国解放区妇女的代表,以她特有的身份,作了《为争取独立、民主、和平而奋斗的中国妇女》的报告,向全世界揭露了蒋介石在美国政府支持下发动全面内战的罪恶行径,宣传了我解放区和解放战争的真相,呼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妇女起来反对美国政府援蒋打
 
内战,要求美国政府立即停止对蒋的一切供应。蔡畅的报告为我人民解放战争和解放区争得了国际上的同情。
 
  1948年11月28日至12月6日,国际民主妇联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中国代表团一行13人由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妇委书记蔡畅率领参加会议。代表团成员包括区梦觉、张琴秋、丁玲、李文宜、李兰丁、乌兰、吴青、蒋金涛、汤桂芬、陆璀、韩启民、张锡俦等各方面具有代表性的女同志。据参加大会的国际妇联书记处书记陆璀回忆,“中国代表团受到与会各国代表的热烈欢迎,引起了大会的轰动。聚集在布达佩斯的全世界进步妇女代表,都用爱慕的眼光注视着我们,特别是我们的团长蔡大姐成了与会各国朋友注目的人物,她那端庄、娴雅的风度,谦虚和蔼的品格,正是人们心目中东方的特别是中国妇女的最美好的形象。许多人围上来和中国代表热情地握手、拥抱。会上蔡畅作了关于亚非各国妇女民主运动发展的报告,有力地宣传了中国革命胜利在望的大好形势,系统介绍了中国妇女运动发展的情况、经验及解放区妇女的地位和作用,受到大会的热烈欢迎。国际妇联主席戈登夫人在报告中,不止一次地赞扬中国妇女的英勇斗争和贡献。”会议经过选举,蔡畅、邓颖超、何香凝、李德全当选了国际妇联正式理事,许广平、陆璀、丁玲为候补理事;蔡畅、邓颖超、何香凝为正式执行委员,李德全、陆璀为候补执委;蔡畅当选为国际民主妇联副主席。大会决定:1949年将在解放了的中国召开亚洲妇女会议。
 
  起草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
 
  1950年5月,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正式颁布实施,成为建国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婚姻法》之所以能在建国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迅速出台,是与西柏坡时期的起草工作密不可分的。
 
  1948年9月20日至10月6日,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上,刘少奇针对全国胜利的形势,为中央妇委布置了新的任务——起草《婚姻法》。
 
  刘少奇说:“新中国成立后,不能没有一部《婚姻法》,我们这个五亿多人口的大国,没有一部《婚姻法》岂不乱套了?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中央妇委,你们马上着手,先做些准备工作。”说罢,刘少奇转身取出一本已经发黄的小册子:“这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是1931年毛泽东同志亲自签发的。这是从封建婚姻制度中解放妇女群众,实行真正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条例,体现了婚姻法的基本原则。你们还要深入调查研究解放区的婚姻状况,总结解放区这些年来执行婚姻条例的经验教训,反复讨论,再动手起草。”中央妇委的同志很乐意地接受了这项任务。
 
  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结束后,中央妇委立即成立了婚姻法起草小组。由邓颖超主持,成员有帅孟奇、杨之华、康克清、李培之、罗琼、王汝琪。
 
  起草一部体现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的《婚姻法》,对于这些妇女领袖来说,是一场新的考验。起草小组成员中,真正学过法律的只有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的王汝琪。但是,她们有着长期的革命斗争经验,长期做妇女工作,对于广大群众特别是广大妇女渴望废除封建婚姻制度,建立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感受极深。
 
  当时,起草小组主要的参考资料是刘少奇送的那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这个条例中的基本原则,是废除封建的包办强迫和买卖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的利益。起草小组在讨论中,一致认为这个《条例》的基本原则是符合人民群众的要求的,法律基础也比较成熟。
 
  据罗琼回忆:在起草过程中,大家对一些条文有不同的看法,每次讨论都要发生争论。“当时争论最大的是有关离婚自由问题。1931年颁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第9条规定:‘确定离婚自由,凡男女双方同意离婚的,即行离婚。男女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亦即行离婚。’新的婚姻法要不要写进去,大家争论激烈。有的同志反对离婚自由,一种顾虑认为婚姻是人生大事,怕离婚太自由了不利于社会稳定。特别是在农村,离婚自由了,必定要触动到一部分农民的切身利益,他们必然将成为反对派;另外一种顾虑是当时形势发展很快,马上就要进城了,怕进城以后,一些干部以‘离婚自由’为借口,另有新爱,把农村的原配抛弃了。”
 
  邓颖超作为一名妇女运动领袖,结合长期的革命实践,态度鲜明地主张写上“一方坚持离婚可以离婚”这一条。
 
  据罗琼回忆:那时候的风气非常好,讨论问题时,大家开诚布公,畅所欲言。因为这是为新中国和五万万同胞起草的婚姻法,大家都意识到它的分量。光是框架就推倒重起好几次,每章每条都是字斟句酌。每次讨论都是大家先发表意见,王汝琪作记录;然后她再拿出新整理过的稿子,又供大家讨论。七八个人紧挨着围坐在坑上,西柏坡的冬天还是挺冷的,窗外寒风呼啸,屋里却讨论得热火朝天……
 
  由于当时中央妇委人手少,还要承担其他大量工作,婚姻法整个起草过程,断断续续,大约花了半年的时间。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中央妇委拟定出了《婚姻法》初稿。
 
  1949年3月23日,中央妇委随中央机关一起进京。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法制委员会配合中央妇委首先抓了婚姻法的立法工作。
 
  1950年1月21日,中央妇委对《婚姻条例》草案又经过一番修改,呈送党中央。中央立即将该婚姻条例草案分别送各民主党派、中央人民政府、全国政协、法制委员会、政治委员会,以及政务院政务委员会议,各有关司法机关、群众团体征求意见。
 
  经过对《婚姻法》初稿的内容和文字的反复修改,1950年4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草案)提请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公布。1950年5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正式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精品课程

重走赶考路、践行初心使命红色教育计划

现场教学:西柏坡纪念碑
1、 倾听党中央“赶考”故事,重拾“赶考”精神;
三、 现场教学:西柏坡纪念馆
1、 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纪念馆土地会议、农民翻身支援前线展厅;
2、 牢记两个务必精神,学习“六项规定”——七届二中全会展厅。
3、 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展厅——重温党中央赴京“赶考之路”。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学习计划(三天)

路线:西柏坡—正定塔元庄
现场教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学习
1、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央八项规定——廉政教育馆;
2、 践行群众路线——纪念馆土地会议、农民翻身支援前线展厅;
3、 牢记两个务必精神,学习“六项规定”——七届二中全会展厅。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学习计划(四天)

路线:西柏坡—城南庄—冉庄—白洋淀—雄安新区
身临其境感受战争岁月革命先辈们在西柏坡的艰苦战斗生活和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在七届二中全会旧址参加入党宣誓仪式或重温入党誓词